博客网 >

对面那男的睡着了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 
 

      对面那男的睡着了

    刘一口在距家不到二百公里以外的市里上班,近日上班心不在焉,做事颠三倒四,晚上睡觉常常被噩梦惊醒。他想他娘了,他想娘的累,他想娘的好,他想娘的笑,他想娘那灰色的裤子和娘身上的味道,嘿嘿,主要是想娘亲手做的羊杂的味道!于是,他请假,决定坐火车回家看娘。

早晨起床,为赶头班火车,刘一口没洗脸、没刷牙、没吃饭,匆匆到火车站买票上车。气喘吁吁刚落座,火车缓缓启动,刘一口心里想,真好!这车好像专门等我似的。世上只有人等车,哪有车等人?除非专车!

对面坐着一位三十五六岁左右的男人,此人眼大无神,满脸痴气,身穿一套揉的皱皱巴巴的棕色西装,背一个只有农村电工才背的黑色人造革包儿,留一脸杂草般黑白相间的络腮胡,左手拿一比暖瓶稍小的塑料水杯,右手紧握一个刚买的热气腾腾的肉夹馍,吃一口喝一口,吧唧吧唧,津津有味,如同被饿了三天三夜的大公猪,嘴里还不停地发出“嗝嗝”的声音,本来饿的肚子咕咕作响的刘一口,此时却恶心的要吐!

刘一口装模作样掏出一张报纸看起来,为的是用报纸挡住眼前这倒人胃口的“风景”,这时只听对面那男的咯咯地笑起来,嘴里的馒头一粒粒掉刘一口脚上,刘一口刚想发作,不料那男的竟用手捡起地上的馒头放进嘴里,然后用袖子为刘一口擦鞋,还不停地说:sorry,sorry!靠!他不是中国人啊?

刘一口不耐烦地:没关系!你不是中国人啊?

那男的脸刷地红了:是啊!地地道道洪洞人!怎么?看着不像?都说洪洞县里没好人,胡扯!

刘一口呵呵一笑:老乡啊!对!胡扯!心想,洪洞县里也有这样的人?用东北话说,丢银!洪洞还没有穷到把掉地上的饭粒捡起来放嘴里的地步吧?这哥们儿绝对的“勤俭节约标兵”!

刘一口突然问一句:你刚才笑什么?

那男人又一次哈哈大笑,并指着刘一口手中的报纸:都是你那Newspaper(报纸)惹的祸!那上面笑话太可笑了!说,医院的妇产科里传出令人惊奇的笑声baby(婴儿)出生后不但没竟然giggle(哈哈地),The doctor(医生)从扳开他的小手一看原来手里握着一片避孕药,那baby想害死我?哼!没门

故事讲完了,那哥们儿依然笑个不停,并伴有刺耳的“嗝嗝”声,气的刘一口差点吐血!旁边旅客将头扭向窗外,估计心里暗暗在骂,一对儿神经病!刘一口浑身的不自在、不舒服!这人说话为啥非要在汉语里夹杂蹩脚的英语单词呢?他绝对不是洪洞人,杂种!

列车在行驶,此时的车厢里没有了刚才的嘈杂,有人闭目养神,有人低头看报,有人默默发呆......

刘一口对面的男人懒散地斜靠在座背上,闭上了眼睛,俩手紧紧将那“电工包”搂在怀里,生怕被人抢了似的。紧接着,鼾声大作,如雷贯耳,但从他那没有节奏、韵律错杂的鼾声中,刘一口想到了年久失修的拖拉机,声音忽高忽低,忽长忽短,忽急忽缓,忽停忽响。此时的刘一口只觉得胸口憋得出奇,心脏不听话似的非要随着那男人的鼾声跳动,他站起来稳稳自己的情绪,还没等再次坐下,那男人鼾声突停,停的让人预料不到。嘿嘿---嘿嘿----这哥们儿鼾声变笑声,你别说,这笑声比刚才那动静要甜美、可爱多了,绝对是做梦!难道梦见自己娶媳妇了?梦里娶媳妇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。再看,他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,刘一口从他的嘴型仔细琢磨,哦,这哥们儿好像在说,秀儿啊,你别走,I love you!哈哈......有意思!做梦都不忘自己会说两句英语。

香肠、水果、方便面啦!哪位旅客需要啊?一声脆亮的叫卖声惊醒了对面的男人,他腾地站起来,摸一把嘴,揉揉眼,问刘一口:我刚才没有打呼噜吧?

坐在旁边磕着瓜子的女士扑哧一笑,瓜子从鼻孔里出来。

刘一口笑着说:没有没有,你可能做梦了吧?

那男人害羞地低下了头:嗯。梦见我们领导的媳妇了,嘿嘿,你别笑话我,我们领导媳妇叫秀儿,可漂亮呢,beautiful!可你知道吗?秀儿以前是My wife(我媳妇)!秀儿成了领导媳妇以后,我就从车间调办公室了。

刘一口一愣:哦!你继续睡!话没说完,那男人便迷迷糊糊睡着了,眼角挂着泪滴。

男人的依然打着呼噜,但此时的鼾声舒缓有致,节奏平稳,如涓涓溪流淌过,阵阵微风吹过,转瞬之间,他表情突变,从那紧握的双拳和咬牙切齿的样子,又让人浮想联翩。他一定很爱秀儿,当然他的领导也爱秀儿,可你胳膊拧不过大腿啊,你怎么能和领导争宠呢?再说这位领导,你他娘的不就是有权有势吗?你剥削也不能把人家老婆剥削走啊?这不是明抢吗?

列车过了一站又一站,刘一口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对面那男人,现在他不讨厌那男人,反而同情起他,可怜起他。突然,刘一口觉得脚下生疼,低头一看,妈呀!那哥们儿一只大脚狠狠地踩在刘一口的脚上,还找准一中心点使劲儿拧着搓着,刘一口哎哟一声,眼泪都快出来了:哥们儿,轻点儿,我的脚!再看那男人,如同触电般地从座位上起来,照着刘一口的脚狠狠地连跺三脚,嘴里不停地说sorry,sorry!我以为踩着烟头了,生怕着火,所以才使那么大劲儿!Sorry,sorry,I am  sorry!车厢里一片笑声,唯有刘一口的笑跟哭似的!

这时,从另一节车厢过来两个身穿警服的人,后面还跟着一位女士,他们好像在找什么人。走到刘一口跟前停下来,那位女士指着那男人对穿警服的说,就是他!穿警服的人架着那男人就走,刘一口上前问:他怎么啦?

女士说:他是神经病患者,从我们医院跑出来好几天了,三十多岁娶不上媳妇,最后就疯了。

刘一口愣在那里半天不说一句话。等回过神来时,发现火车已过站了。刘一口跺着脚,心里默默地念叨:......我.....我都快神经了!

列车停下来了,刘一口飞似的下了车,打听着回家的车次。

刘一口心想,回家我就对娘这么说,娘啊,本来儿子早就回来了,都是那神经病害的!刘一口还想,等我回单位时,我还坐火车,然后装一回神经病患者,我也要让别人坐过站!哈哈,玩儿呗,闲着也是闲着!

2008.09.21

 
博客网版权所有
<< 或许这就是生活——写在四十岁生日... / 秦留敢坐着火车上北京(2)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kl1968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